仿站低至300元,新聞自媒體

            錄下“潛規則”要求后,成都90后女子起訴老板涉性騷擾

            編輯/2021-05-08/ 分類:何春智能/閱讀:
            新京報訊(記者 苑蘇文)在被老板提出“潛規則”后,成都女子張麗欣(化名)錄音作為證據,將老板和公司一起告上法庭。案件今日在成都市龍泉驛區法院開庭審理,目前仍未宣判。 90后起訴老板涉職場性騷擾 張麗欣是一名90后,在成都一家民營企業供職時,將老板 ...

            新京報訊(記者 苑蘇文)在被老板提出“潛規則”后,成都女子張麗欣(化名)錄音作為證據,將老板和公司一起告上法庭。案件今日在成都市龍泉驛區法院開庭審理,目前仍未宣判。

            90后起訴老板涉職場性騷擾

            張麗欣是一名90后,在成都一家民營企業供職時,將老板提出“潛規則”的要求錄音作為證據,隨后將老板和公司告上法庭。

            民事起訴狀顯示,張麗欣于2018年4月18日入職四川某某應急大數據有限公司(下稱某某公司),工作期間,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姚某對其進行性騷擾。其中,2019年3月2日,姚某以談薪資為名在工作場所內,對張麗欣明確提出要么接受“潛規則”,要么離職,強迫其觀看色情光碟并伴有強制猥褻行為。2019年3月9日,張麗欣離職。

            一名知情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2019年3月2日,張麗欣前去與姚某談判時,其在外等候。3月3日凌晨張麗欣才從姚某處出來!八敃r表情很嚴肅,滿臉憤慨,說發生了非常過分的事情!

            離職后,張麗欣曾向警方報案,但由于距離事發已有幾天,存在證據不足,警方未能認定姚某涉嫌刑事犯罪。

            新京報記者獲悉,后來張麗欣寫信舉報,引起四川省婦聯關注,并為她聯系法律援助律師,對姚某和某某公司提起民事訴訟。

            民事起訴狀稱,不被性騷擾,是婦女的法定權利;同時,作為勞動者,也依法享有安全環境下工作的權利。第一被告姚某利用其在公司中的職權,對女員工實施猥褻,性騷擾且造成心理傷害,應當承擔侵權損害賠償責任。第二被告某某公司作為用人單位,不僅沒有依照行政法規《女職工勞動保護特別規定》盡到其“應當預防和制止女職工的性騷擾”之法定義務,反而為虎作倀,為姚某提供便利條件,使姚某的侵害行為得以發生,導致張麗欣遭受人身、精神損害,勞動工作能力受限,應當對此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成都市龍泉驛區法院于2019年9月18日受理此案,此后對此案不公開開庭審理,5月7日是此案第六次開庭。

            5月7日,法院大屏幕上顯示開庭信息。 新京報記者 苑蘇文 攝

            男子曾反訴錄音涉侵犯隱私

            在此案審理期間,姚某曾向警方報案,稱張麗欣錄音的行為侵犯其隱私,但警方決定不予行政處罰。姚某提起行政復議未果后,對受理此案的成都市公安局龍泉驛區分局(下稱龍泉驛區分局),以及張麗欣提起訴訟,但兩審均敗訴。

            值得注意的是,在成都市中院的終審行政判決書中,認為“姚某對張麗欣實施了超出同事關系和非張麗欣自愿的肢體接觸”、“ 張麗欣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為目的將所收集的視頻音頻材料向公安機關報案并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行政判決書顯示,龍泉驛區分局提交的訊問筆錄,視頻音頻等證據材料可以證明,2019年3月2日中午和晚上,原審第三人張麗欣在上訴人姚某不知情的情況下,拍攝了其與姚某在龍泉驛區大面龍城一號小區住宅內溝通交流的情況,結合訊問筆錄反映的公司員工經常到該處加班的情況,音頻及文字是整理材料反映的3月2日溝通中姚某對張麗欣實施了超出同事關系和非張麗欣自愿的肢體接觸,以及張麗欣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為目的將所收集的視頻音頻材料向公安機關報案并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等基本事實,龍泉驛區分局認為張麗欣的行為不構成偷拍他人隱私及誣告陷害行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

            5月5日,新京報記者電話、短信聯系姚某,提出采訪請求,均未獲回復。當天下午,記者前往其前員工所透露的多個上班地點尋找姚某,均未找到。在據稱是姚某住處的某居民小區住宅,記者敲門后片刻,一個個子不高、略瘦的男子開門,記者向其表明身份和來意時,男子迅速將門關上,并上了兩道鎖。

            此次開庭從5月7日上午9時持續到中午。

            “本以為今天要宣判,不知道什么原因沒有宣判!遍_庭結束后,張麗欣從法庭走了出來,有些失望。

            據了解,目前國家已經將禁止性騷擾、用人單位負有防治職場性騷擾義務納入民法典草案,最高人民法院也在2018年底把性騷擾損害責任糾紛作為獨立的民事訴訟案由。但目前尚還沒有一例判賠企業應就董事高管性侵女員工承擔法律責任的司法案例。

            編輯 袁國禮 校對 李立軍

            TAG:
            閱讀: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北外原副校長白剛逝世,享年64歲
            廣告 330*360

            推薦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廣告 330*360

            熱門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廣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聞自媒體
            何春國際資訊網
            微信二維碼掃一掃
            關注微信公眾號
            新聞自媒體聯系QQ:327004128 郵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7何春國際資訊網 版權所有
            二維碼
            意見反饋 二維碼
            好吊色永久免费视频